02月15, 2018

你好,2018

16年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一年。还记得在那年的最后一天,我坐在键盘前,细数一年中经历的点滴,却很难描述彼时的心境。最后也只是赶在新年的钟声敲响之前,写了几句话,列了几个数字,草草了事。

这样的事情同样发生在17年的最后一段日子里,我觉得应该写一点东西了,只要还在春节前,也可以算得上一年总结。

压力

17年在我过往的二十多载岁月中,可以算是压力最大的一年,或者说,在此之前我还未感受到压力。

春季学期,ACM步入最后的冲刺阶段,首先开始了每周两次的组队训练。每次训练都正逢下午满课,于是下课之后来不及吃饭,就迎头赶上五个小时的训练,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个学期。于此同时,学生组织中交给我负责的事情也越来越多,忙碌到凌晨成了家常便饭。

这一年里我更频繁地体会失眠、焦虑。我牢牢地抓着周围的一件件事,希望做到面面俱到。

终于在暑假,我收到了身体传达给我的不健康信号,症状持续加重之后,我到医院进行了大范围的检查,没有得到结果。以至于到最后,大夫只能让我回去多休息,继续观察。

身体的变化,让我做事的心态开始转变。我开始意识到个人能力的局限性,不再强求一些事情发生。更重要的是,我开始认同一个观点,所有努力做的事情都应该是为了让自己开心,这与其他更大的祈愿也并不矛盾。

于是在新学期开始以后,我的状态慢慢恢复,一半是生活习惯和方式的调整,另一半也是因为得到的成绩并不太让人难堪。

第二波压力出现在这一年的结尾,彼时我刚刚结束忙碌的一个赛季的奔波,踌躇满志地尝试投出自己的第一份实习简历。虽然只是抱着试探的心态,但果断被拒之后,仍难以抑制内心中萌生出对自己能力和过去所做努力的怀疑。

团队

春季学期结束之后,我终于卸下了我在学生组织中的担子,这份工作最开始是因为我不希望自己在大学生活中变得太宅。这中间当然有过开心的日子,但由于工作的性质让我找不到归属感,最后成为了某种程度上的负担,也是一种遗憾。但这个经历与我同期在ACM队内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副队长的经历,让我更多地开始探索团队的意义。

从个人思维转换到团队范畴的考虑,事情便有了太多不同。我开始希望关注到周围的每一个人,感受其他人的感受。

生活

17年一年未曾归家,暑假时家父北上旅游,顺道北京,稍稍安慰了我的愧疚。平日里往家打一个电话的念头出现得更加频繁,无论是在压力大或是欣喜的时候。

忙碌让自己开始变得无趣,很多曾经的爱好被放在嘴边,不再拾起。年初时终于买了自己的新提琴,手法也已生疏很多。

因为比赛,下半年去了包括上海、青岛、南宁、哈尔滨等一些地方,也感受到了各个地方的不同。忙里偷闲,已是万幸。

目标

本以为从一开始就坚定了做 engineer 的目标,到现在又开始了摇摆。学术界日新月异的变化使我萌生了做 researcher 的心愿,希望现在的努力并不太迟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sxing.xyz/post/welcome-2018.html

-- EOF --

Comments

评论加载中...

注:如果长时间无法加载,请针对 disq.us | disquscdn.com | disqus.com 启用代理。